学生党支部读书月 • 三十二|《常识》

《常识》

作品简介:   “《常识》所集,卑之无甚高论,多为常识而已。若觉可怪,乃因此为一个常识稀缺的时代。”只有一种情况能使时事评论不朽,那就是你说的那些事老是重复出现。如果时事评论的目的是为了改变现实,那么现实的屹立不变就是对它最大的嘲讽了。任何有良心的评论家都该期盼自己的文章失效,他的文章若是总有现实意义,那是种悲哀。除非他那作者的自我要大于一个知识分子的志趣;江山不幸诗家幸。

作者简介

    梁文道,男,1970年12月26日出生,人称“道长”,祖籍广东顺德,香港文化人、传媒人。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哲学系。从1998年开始,梁文道不断活跃于香港文化界、知识界。梁文道在香港出生后不久,因家庭原因到了台湾。中学时在台湾接受教育,15岁时才回到香港。游走于两岸三地之间,梁文道的文章多分析中国大陆、香港和台湾的社会动态。

党员声音

李晓珊: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已然迈向世界大国之列。如何对待历史,如何审视当前,如何客观地看待中外交往,如何正确地处理两岸关系,在《常识》里,梁文道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在梁文道看来,中国国民目前存在着一种“雪耻型民族主义”,它来源自一连串的“国耻”和创伤记忆,是由苦难塑造出“中国一定要强大”的民族凝聚驱动力。中国国民缺乏自信并心存疑虑,这与大国形象格格不入。这是个民主、多元的社会。一切现象都有其产生的特殊的历史背景和其存在的道理。成熟的社会应该有成熟的民众,包容、开放、自由。

林映熙:常识是什么?无非是任何一个普通人都应该明白的道理罢了。但人总是忘记常识,甚至是连常识也算不上的常识。梁文道把他的这本文集命名为“常识”,是因为世上的荒唐事,多是由于常识稀缺。一切似乎都有了一个既定答案,便不去多想,便理所当然。然而可贵恰恰在于对一件事的反复思考,甚至挖掘其本质,尽量减少认识盲点,才能使自己不至于愚昧,而不是一旦认识,便欣然接受。这一再需要挖掘的东西,其实就是常识本身,说简单,也并不简单。常识不能靠别人传播,要有一双发现常识,拨云见日的眼睛。另外,还要有一张敢于说出常识的嘴巴。梁文道也有这么一双眼睛,也有一个中国文人普及常识的苦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