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仙海外学习】国际翻译学院“美国语言文化研习”暑期课程札记(二)

项目介绍:

    2008年,我校与迈阿密大学签订两校合作框架协议,国际翻译学院在此基础上与对方大学达成一系列具体项目的合作协议。其中包括在每学年小学期或暑期选派我校部分优秀本科生前往迈阿密大学牛津校区参加为期四周的“美国语言文化研习”暑期国际课程班,2012年至今已成功举办五届。2017年的美国游学于7月中旬如期开展,目前已圆满结束。现在就由游学团成员带我们一起来回顾这几周的文化体验活动和在迈阿密大学的学习生活吧!

National Underground Railroad Freedom Center学习经历

黄晓薇:

    为了更好的了解种族美国文化,作为美国文化课程的第二课堂教学场所,我们来到了National Underground Railroad Freedom Center,位于辛辛那提市中心的著名博物馆。参观过程中由馆内的工作人员(这些工作人员其实都是在做志愿服务来着~)为我们作各个展区的介绍和讲解。在讲述非洲黑人奴隶在美洲的遭遇之后,工作人员说的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大意是,建立这个博物馆并不是为了不断地提醒人们那些可怕的事情,而是为了与奴隶制作抗争。他提到,奴隶制曾存在于所有国家、所有种族,现今也仍然还存在着。虽然有点沉重,但事实确实如此,在我们看不到的角落,还有很多人正在遭受欺凌与压榨,对劳力的榨取和奴役还只是其中一种而已。博物馆内摆放有一些艺术作品,是用砖头、铝罐、拖把、铲子、时钟等组拼成的人形,乍一看真觉得有点诡异。看了作品旁边的介绍,才明白这其实是家务奴役、童工等现代奴隶制的一个生动体现。

 

迈阿密大学校园生活

曹诗琦:

    在迈阿密短短三周的学习生活,最让我羡慕嫉妒的就是优美的校园环境和完善的教学运动设施。走在迈大的校园里,除了能见到许许多多漂亮的建筑物,还有大片青翠的草地,以及活跃在草地林间的小松鼠,可以说是生态非常好了。值得一提的是,校园里许多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老建筑都保存完好且尚在使用中,与我们印象中的“历史遗迹”不同,这些建筑外部看上去崭新干净,内部与时俱进,加入了许多现代化的设备,我想这一点是值得我们思考的,如何在建造新世界和保留文化遗迹之间寻求一个平衡。

(迈阿密大学校园)

    迈大牛津校区最大的建筑物是一个设备齐全、管理妥善的体育馆,里面设有健身房、室内游泳池、室内篮球场、攀岩区等等,体育馆旁还有一个冰场,可以溜冰、打冰球,迈阿密的冰球队Red Hawks在当地可是很受欢迎呢。

(体育馆内的滑冰场)

 

课程体验

在搭讪中了解“真正的”美国

刘洁:

    虽然是一群人一起来到美国,安排同样的行程上同样的课,但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经历和感受。让我感触最深的其实是与当地人的日常交流,我从他们口中认识了一个更加丰富、多元、真实的美国。

    为我们上“American culture and diversity”的人类学教授Dr. Cinnamon 给我们布置了一个特别的作业,让我们走出校园观察diversity, 并写出一篇ethnography. 起初我对这项作业感到束手无策,但在老师的鼓励和要求下,一向羞于主动搭讪的我最终还是鼓足勇气来到小镇的音乐节上进行观察和四处“搭讪”。那晚我遇到一位老年人,应该就属于我们常说的“baby boomer”。他年轻时曾在纽约工作,退休后和老伴一起回小镇养老并经营农场,儿女分别在加州和纽约生活。他非常健谈,和我分享他在中国的旅游经历,并打算在今年暑假再次来中国游玩。当我问起教育,他认为美国的教育给每个人提供了平等的机会;当我问起社交文化,他觉得社交是他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我觉得他是一个典型的坚守美国梦的老一代,美国个人主义、追求平等、努力工作等传统的价值观都在他身上得到了体现。

    比起这位富裕老人的悠闲和对美国社会的满意,我却在年轻人身上看到了更多挣扎。那晚我遇到一个年轻人,手里举着一张写着“The earth is flat”的牌子。起初以为他在传教,但走近细听,他不仅拿着一些图片向我们解释地球是平的,还不时蹦出一些有点“反社会”的句子,自称不属于任何组织。我觉得他更像一个愤世嫉俗的年轻人,在用自己的方式表达着对社会的不满。

    我还遇到了一位迈阿密大学的毕业生,他即将在下半年赴哈佛大学法学院深造。他说我们在Oxford 小镇看到的悠闲在整个美国是特殊而稀有的,他认为如今的美国社会问题百出,社会压力非常大。对于年轻人来说经营一个快乐而富裕的中产阶级家庭越来越难(也因此美国的离婚率高达70%)。他觉得教育是不公平的,美国大学昂贵的学费只允许有资本的人上大学,资源只提供给了本就拥有资源的人,下层阶级向上流动机会很小。但无论身处哪个阶级,大部分人还是怀着美国梦期盼着更好的未来。我觉得他是一个说话非常有条理也非常有见解的年轻人。

    除了为写ethnography而搭讪的人外,我与我们的课程助教Hannah也有过交流。 她主修社会学中的性别研究,她在课程期间飞去泰国参加联合国某青年会议,与全世界的青年人讨论各种热点话题。她说她想读完博士后当大学教授,她很喜欢做研究。她是一个很开朗并且知道自己兴趣和目标的人。

    另外,和Dr. Cinnamon 的交流也给我留下很深印象。他从哈佛毕业,年轻时去非洲的加蓬教书并研究非洲宗教,他如今的妻子也是加蓬人。我向他询问人类学的基本情况,他当即拿了一篇打印出来的文章给我看,还带了一本人类学的入门课本给我。他还问我将来想从事什么职业,我笑着说我也想当大学老师,他便同我分享了他当老师的感受。他说每次上课都像是登上舞台,而且每个老师都有自己的teaching personality, 是需要时间慢慢积累形成的。他说大学教授并不是一个能带来巨大财富的职业,却是一个可以让人保持学习状态的事业。

    有幸于学校和学院提供的机会,我可以在这个暑假去往美国,课堂上吸取的知识和旅途中增长的见识都将成为宝贵的财富。我体会到了真正用英语与当地人交流的乐趣。语言可以是一扇窗户,它让我看到了更大的世界。

 

吴婉燕:

    尽管只在迈阿密大学学习了短短的几周,但是迈阿密大学负责的老师、充实的课程、完备的教务系统、高强度的作业让我深切地体会了一把美国学生的课业生活,此趟游学也使感触和收获都颇多。

    本次迈阿密提供的课程有高级英语写作和美国文化。写作课对于我写作的提高还是有很大促进作用的,详细的评分细则和细致的评价让我更清楚的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所在并针对性地加以改进。美国文化课同样让我收获很多。第一天上课的时候,美国文化课程老师Dr. Cinnamon通过介绍他家庭多元性,向我们展示美国家庭与背后文化的多样性,他善于用身边的实例引导学生如何更好地思考。这门课其中有一个作业是让我们将在校园外感受到的文化多样性写下来,试着去理解去比较这些不同。正是这个作业让我的旅途变得更加有意义,让我从一开始纯粹的去看去接触到试着去思考去理解。

    迈阿密大学的Canvas系统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其实他们的Canvas系统也就是类似中国的教务系统。在这个系统上,老师会创建课程,感觉就类似一个群,将选上该门课的学生邀请进来。在这之后,点进课程,可以看到作业、分数、课堂文件、课程大纲等各个不同的板块。感觉这个系统非常方便,整合了很多课堂必备的模块,使得教学非常高效。

(迈阿密大学的Canvas系统界面)

 

左祎铭:

    提到美国,可能大多数人会有“自由开放”的印象,但这份“自由”其实是人们生活方式,思想,工作选择的自由。在课程上接触到的学术范畴,在我看来,其实是要求十分严格的。从课程设置到作业内容以及格式的要求,都有十分细致的要求。从文化课的observation作业看来,教授要求我们论文涵盖的内容,就默认在我们完成观察过程中,“逼迫”我们去和当地的文化进行接触,以及思考为什么我们会选择这个话题,选择这个地点进行观察。

    回国后,我和一个在美国读书的阿姨交流,她说在美国,从小孩子们就会有project作业,老师会规划好项目需要包含的内容,而具体的展示形式,可以由他们自由发挥。这样看来,教学的方法其实是很相似的。此次美国之行,收获很多,改变了对美国一些固有的想法,也对美国生活产生了继续探索的兴趣。

 

结束语:

    同一场旅程里,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好奇、不一样的思考,但只要细心回顾就都能有所收获。在这一次游学中,学员们与美国来了一场近距离接触,更与美国当地人进行了许多交流。“美国”在学员们眼里不再是存在于书上和图片里的一个国家,而是一个真实的多样的可以触碰得到的国度。游学已经结束,但这短短的一个月,在游学团成员们的大学四年中会是一首特别的插曲、一场珍贵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