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支教丨石禹:别后唯所思 天涯共明月

两年之约 跨越时空的菲律宾之行

 

    2018年开年为期两周的菲律宾之行,我们一行12个人跨越了很多时间和空间的距离。确定参加菲律宾项目后,陆续有人问我,为什么选择参加这个项目,我总会给他们讲一讲我和辅仁大学社工系的缘分。2015年我参与了中山大学和辅仁大学联合开设的跨文化课程,系统地接触到社会调研,并在当年5月的台湾汇报之旅中对台湾文化有了深刻的认识。彼时,罗老师依然精神矍铄,他诚恳的点评、和蔼的态度、传奇的人生经历让我敬佩。之后几次在校园里看到前来大陆交流的罗老师,却碍于当时的情形没有机会和老人家打招呼。2017年暑期得知罗老师去世的消息,对我内心的冲击极大,我突然意识到,有些事情不抓住机会,错过了就是永远。我知道菲律宾项目是罗老师促成的,所以此次菲律宾之行也是一个对自己姗姗来迟的承诺。此为跨越时间距离。

(2015年于辅仁大学)

    筹备阶段,我们13个人跨越大陆与台湾空间的距离,共召开了6次视频会议,了解彼此、讨论教学、分享资料,此为跨越空间距离之一;我们也跨越了中国和菲律宾两个国家,展示本国文化,也深入了解了当地生活,此为跨越空间距离之二。

孩子们清澈的眼睛 大人们火热的心

    我们的主要内容是教学,教学对象是当地学前的小朋友们。来到当地后,我深刻体会到此行的必要性。我们所在的地方是菲律宾纳沃塔斯市的贫民窟,生活清贫,少有娱乐、益智活动,所以当我们带着粘土、剪纸、折纸、刮画卡片、手绘T恤到达的时候,我感受到这些活动给小朋友的生活注入了不一样的色彩,让他们的童年不只是看译制过来的韩剧,光着脚在垃圾堆上跑,也不只是替整日洗衣服的妈妈照看弟弟妹妹。

    中国有句话叫“教学相长”,意思是教和学两方面互相影响和促进,最终都得到提高。在菲的两周,对我的影响也非常大。首先是孩子们给我带来的感动,我和韵佳的教学点远离大部队Day Care中心,每次上课的时候只有我、韵佳、帅颖和Jenny老师,教学开展一段时间后,附近的大孩子也会跑来和我们一起上课,这时我们准备的教学用具就会稍显不足。每当我们抱歉地跟大孩子们说,请几个人分享教学用具的时候,他们总是会很理解地放下手中的材料,分给本班较小的孩子,不会有丝毫的不快。不论是大孩子还是小孩子,他们都非常感恩,最感动的一天是我们教大家做铃铛乐器,孩子们在制作完之后纷纷在卡片上写上我们三位老师的名字和对我们的祝福,更有几个大孩子画出了我们三个的画像。看着收到的大把的卡片,孩子们稚嫩的祝福和画像,我感到幸运至极,能得到孩子们的爱。这也让我意识到,爱是可以跨越语言障碍的,我们的耐心和关怀孩子们能感受到,他们也会用自己的方式做出回应,每一次拥抱,牵起我们的手,每一个吻都是最好的回应。

    另一个让我深受教育的方面来自于我的住家和午饭家庭们,短短的两周,我亲身体会到在欢迎会上“Learn to love, learn to share”的精神。我们的住家是所有住家中条件最为普通的一个,但是住家妈妈总是毫不吝啬地把家里最好的东西拿出来给我们吃、用。我们的家里平时只有妈妈、姐姐和咪卡(狗狗),姐姐白天上班,深夜回家,弟弟在高中教书,周末才回家,所以和其他住家动辄十几人的热闹相比冷清了一些,但是慕耐妈妈对我们三个女儿的爱却不会逊色一丝一毫。妈妈对我们的爱体现在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比如,每天变着花样给我们做早晚餐;替我们烧热水洗澡;每天“强制”收走我们的脏衣服,默默帮帅颖补衣服;看到我一直在抓蚊子咬的包,主动帮我抹药膏;无条件地答应我们的条件,所以我们三个女儿也格外幸运,参加了邻居的婚礼,见证了一年一次的blessing of candle day,跟学生家长出了一次海,等等。

    每次去学生家里吃午饭总会有不一样的感受,也许是对家庭条件的感慨,也许是感动于孩子们的天真活泼,也许是佩服父母的乐观自信,但是最大的感触便是如林靖杰助教所说的,真正令人动容的分享,是把仅有的好东西拿出来分享。每个家庭的午餐虽然菜式不多,分量也很少,却都是精心准备的,或鱼或肉,美味可口。贫民窟的生活,即使是出发前已经做好了十分的准备,还是会被现实震惊到十二分的惊讶,我敢说,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你很难想象海边木板支起的飘摇的“房子”是他们称之为家的地方,你很难想象孩子们晃动着精瘦的肩膀,赤脚在大太阳下的垃圾堆上奔跑,你很难想象一日三餐的单调和乏味,你也很难想象在纳沃塔斯的街道上有白发白胡须的老人家也有看起来十几岁的孩子奋力蹬着tricycle,只为果腹……凡此种种,总是要去看、去接触、去感受,才能体会到生活的残酷和生命的坚韧。

    若说此行给我带来的反思和感悟,我想是热爱生活和有大格局吧。热爱生活,学会感恩,我想是每一位团员的体会;另一个方面,我想我们应该思考,除了菲律宾的贫民窟,在中国、世界上的其他国家也有同样的群体,如何为他们发声,如何提高他们的生活质量,如何解决贫穷问题。这个问题太大,仅凭每年赴菲的志愿者们是绝对不能解决的,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人看到、听到、思考到,总会有光亮和希望。

    回到中国之后,没有办法通过Facebook和菲律宾的家人和朋友联系,但我想和当地人的情谊和友谊不会变,这次特别的菲律宾之行将镌刻在我的生命中,提醒着我也鞭策着我。

    别后唯所思,天涯共明月。